孫楊禁賽處罰被取消原因公開:驚險翻盤,能不能徹底扭轉局面?
四方物流

孫楊禁賽處罰被取消原因公開:驚險翻盤,能不能徹底扭轉局面?

2021年01月17日 09:54:13
來源:中央政法委長安劍

孫楊再次登上熱搜,卻是一樁舊聞有了新消息。

當地時間15日,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公佈了去年12月撤銷對孫楊的8年禁賽處罰的原因——審理此案的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一名仲裁員存在“偏見和歧視”。外媒隨後爆出這名仲裁員是仲裁主席弗拉蒂尼,他曾連續多次在社交平台發表針對中國人的種族歧視言論,即便是審理孫楊案時也沒有停止。

仲裁法庭組成人員不當,程序問題推翻了原來的仲裁裁決,案件將被髮回重審。雖不是人們所期待的“沉冤昭雪”,但也稱得上是法律上的一次重大勝利。

孫楊案出現轉機,自然值得我們由衷高興,但仍有不少問題,值得我們思考與警醒。

第一,一次勝利,能不能複製更多勝利?

孫楊上訴的成功,“首功”屬於他上訴階段的律師團隊。

媒體報道,在上訴階段,孫楊聘請了知名國際體育律師加入自己的訴訟團隊。正是這個團隊從一團亂麻的案件中,找到了證明仲裁法庭組成人員不當的關鍵性證據,並在上訴的庭審中獲得了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支持。

而在此前的仲裁中,孫楊律師團隊的表現曾引起爭議,很多人認可他們的庭審表現,但也有不少法律業界人士評論原來律師團隊“完全被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律師碾壓”,揶揄“孫楊的律師甚至不懂外語”。

專業的事,還是要交給專業的人去處理。從全球網絡直播的庭審中,我們清晰地看到了國際法治舞台規則的運用機制,更深入地認識了不同法律體系中司法實踐的不同之處。 更直白地説,面對外國人主導的法庭,屏幕前的人們內心中更希望看到能幫中國人打贏官司的律師。

中國人“走出去”,中國的涉外法律服務也得能“跟上來”。 隨着中國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,中國人、中國企業越來越頻繁地進行國際間交往,產生矛盾糾紛在所難免,孫楊不過是“走出去”的中國人中的一員。顯而易見,他的這次“勝利”要想變成可以複製的勝利,甚至贏得更多更大的勝利,不能僅僅寄託於外籍律師的專業精神,而有賴於中國涉外法律服務的整體提升,中國涉外專業法律隊伍的整體成長。

畢竟,中國的專業律師站在國外的法庭上,不是為了吵架而吵架,而是在維護同胞的合法權益,也是真正在用外國人能聽懂的方式,講好中國故事。

第二,驚險翻盤,能不能徹底扭轉局面?

孫楊上訴成功,贏得了“再來一次”的機會,究竟能不能扭轉乾坤,還要看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重審結果。

熟悉案情的人,大概都不會忘記,到孫楊家上門檢測的血檢官只有護士證卻沒有授權的檢查官證明;尿檢官只有身份證,卻自稱是孫楊的粉絲在檢查過程中違反規定對孫楊拍照;現場視頻顯示,檢測人員自認測試“不完整”,並同意不帶走孫楊的樣本,可庭審中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卻拿“暴力抗檢”大做文章。

面對原仲裁的“有罪”裁決,乃至如今公開的“翻盤”原因,相信不少人都有一種“有理説不清”的無力感,這種無力感歸根結底來自於,難以完全適應那套西方話語體系裏陌生的“遊戲規則”。 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,融入世界之時,國際規則已經在西方國家的主導下建立完成。必須承認,許多西方制定的規則具有一定的科學性,但同樣也頑固地帶有我們所熟知的那種以強欺弱的蠻橫無理,在這樣的規則下謀求公平正義,往往和孫楊案一樣一波三折。

隨着時代發展,國際規則不可能永遠一成不變。作為國際社會的平等一員,中國積極參與新國際規則的創建,努力提升規則制定話語權,在國際規則中貢獻出中國思想、中國價值和中國方案是理所應當的事。同時,這才是從驚險翻盤到徹底扭轉局面的治本之策。

畢竟,國際上的事應該由大家商量着辦,不能由一國或少數幾個國家説了算。

第三,江湖險惡,會不會變得更加險惡?

孫楊案中,那個對中國和中國人民存有“偏見和歧視”的弗拉蒂尼,到底是個什麼人?

媒體已經扒出了答案:意大利的前外交部長。2011年他曾到訪中國,當時適逢源起自希臘的主權債務危機蔓延歐洲各國,歐元貶值、股市暴跌,弗拉蒂尼來到中國,大談促進中歐關係進一步發展,大談“加強政治對話和務實合作”。而沒過幾年,他就在網上破口大罵“黃臉的怪物”“中國真可恥”。

直白的表象似乎在説明直白的道理:明槍易躲暗箭難防,國際上總有些表面笑靨如花的人,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冷不丁地捅刀子—— 今天可能對“動物保護”借題發揮,明天可能拿“人權保護”趁機發難,後天可能又從故紙堆中翻出“民主自由”的陳谷爛渣。

但也許事情並不只是一句“人心隔肚皮”那麼簡單。

十年間歐洲滄海桑田,安全方面獨狼式恐怖襲擊“遍地開花”;經濟上萎靡不振,失業率居高不下;來自中東的難民潮引發一系列社會問題;政治上持續整體“向右轉”,民粹主義大行其道;英國説走就走,歐洲一體化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……

反觀中國,十年前我們剛剛收穫GDP位居世界第二的驚喜,而今已經遠超第三、持續接近第一,創造經濟高速發展、社會持續穩定的“兩大奇蹟”,率先控制住疫情蔓延之勢,自信邁入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……

將視野從一個時間節點放寬到歷史之中,方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恢弘。此消彼長,在這樣的反差中,我們不能不深入思考、不能不仔細分辨——對中國“弗拉蒂尼式”的偏見和歧視,是本就如此的自大善變,還是在忌憚中逐漸生長、愈演愈烈?是一時一事的過激言論,還是根深蒂固的惡毒敵意?是個別人的孤掌難鳴,還是“烏合之眾”的三人成虎?

無論是險惡還是更加險惡,想要在國際“江湖”裏乘風破浪,唯有像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那樣: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,善於在危機中育新機、於變局中開新局。

畢竟,彩虹和風雨共生,機遇和挑戰並存,這是亙古不變的辯證法則。